一月 01

尊貴的第二世卡盧仁波切

憑著尊貴的怙主卡盧仁波切崇高的願力,他的轉世楊希卡盧仁波切於1990年9月17日降生,當日正值每月的護法殊勝日,於他前世的“家”——位於印度索納達的桑竹達傑秋林寺中,人們正在舉行隆重的法事,向香巴噶舉傳承殊勝的護法六臂瑪哈嘎拉獻上薈供。很多殊勝的顯相伴隨著尊貴的楊希卡盧仁波切的降生而來。整座寺院上空都被彩虹所籠罩,並且與怙主卡盧仁波切示寂時所出現的彩虹一模一樣。

尊貴的波卡仁波切開示說:“尊貴的卡盧仁波切能夠如此迅速地轉世再來,並且就降生在他前世的‘家’——在他自己的寺院桑竹達傑秋林寺中,表明他的心已證得了完全的解脫。” 很多具足虔敬的功德主、他前世的弟子及信眾們,在參拜這位尊貴的孩童時,哪怕只是看一眼他的容貌,都會感受到一種不同尋常的歡喜。從那時起,這一消息便在他前世的弟子和信眾們之間遠近傳播開來:“我們尊貴的上師那殊勝的轉世已經到來了!”

尊貴的楊希卡盧仁波切的父親,正是上一世卡盧仁波切的近身侍者喇嘛嘉晨,而他的母親名為卓卡。慈尊大司徒仁波切於1992年3月25日正式認證這個孩子是上一世卡盧仁波切的轉世無疑,因為他已從上一世卡盧仁波切本人處得到了確鑿的印證。大司徒仁波切當即向楊希卡盧仁波切的父親喇嘛嘉晨發出了認證函。觀音尊者亦立即予以確認,即這個年僅一歲半的孩子,正是怙主卡盧仁波切的轉世,確鑿無疑。

1992年7月,尊貴的卡盧仁波切受邀到訪法國,參訪由他上一世所建立的佛法中心。與他初次會晤的弟子們及其他隨眾都對年幼的仁波切不凡的舉止感到驚訝並深受觸動,由此生起虔敬之心。

1992年12月,楊希卡盧仁波切首次朝拜聖地菩提迦耶,釋迦牟尼佛證悟之地,參加噶舉祈願法會。儘管仍相當年幼,仁波切卻每天都堅持參加法會,與僧眾們共同念誦普賢行願品,修持大禮拜,並向佛陀的身、語、意獻上供養。年幼的仁波切在與會大眾中位列上首,非常熟練地使用鈴鼓法器,展現出他熟知並理解這些神聖的儀軌。仁波切無需他人教導,便在所經之地慷慨地佈施禮物給乞者,他進行如此慈悲行持之時自然呈現出的喜悅,讓每個人都感到驚訝,並由此生起了虔信。

1993年2月,尊貴的卡盧仁波切于索納達桑竹達傑秋林寺坐床。 在怙主卡盧仁波切的心子波卡仁波切的協助下,尊貴的第十四世慈尊大司徒仁波切與嘉晨仁波切共同主持了這場隆重的儀式。大司徒仁波切親自為楊希卡盧仁波切舉行剃髮儀式,並賜法名為噶瑪尼登滇培堅贊,意為”法教真義之寶勝幢”

在尊貴的楊希卡盧仁波切年滿三歲時,他的父母帶他前往西藏拜見尊貴的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1995年6月,仁波切在他父母以及尊貴的波卡仁波切的陪同下,進行了首次環球旅行。年輕的仁波切展現出了如真正的菩薩一般溫柔與慈愛的品質,觸動了旅程中遇到了他的每個人。他對禪坐、誦經、書法及傳統樂器所表現出的興趣,展現出了他對佛行事業深切的喜愛之情。仁波切溫柔與慈愛的舉止顯然較其他孩童而言與眾不同,而且展現出平和、持戒及勇敢無畏的特質。

尊貴的楊希卡盧仁波切年滿七歲時,他與父母赴菩提迦耶參加為期十天的噶舉祈願法會。他的父親喇嘛嘉晨獻上了廣大的供養,並且每日參加法會。祈願法會之後,仁波切與父母返回位於薩魯加拉的卓登昆洽秋德寺紮西郭芒舍利塔,此後不久,喇嘛嘉晨突然辭世。在此悲痛過後,年輕的卡盧仁波切申請進入波卡仁波切的寺院,正式開始佛法的學習。

尊貴的卡盧仁波切從尊貴的波卡仁波切處得到了香巴噶舉傳承全部的灌頂。之後他在波卡仁波切的寺院進行傳統的香巴噶舉閉關,並於2008年9月完成了首次三年期閉關。

尊貴的卡盧仁波切此生唯一的目的就是利益一切有情眾生,並肩負起弘揚香巴傳承及噶瑪噶舉傳承,使之無有間斷的職責,讓所有追求解脫而踏上此珍稀大道的人都能值遇如此寶貴的傳承及教授。我們對此由衷地表示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