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23

卡盧仁波切 | 長養真實的虔敬心

再回來繼續談虔敬心這一主題,坦白而言,從我修行之初、修行進程之中、貫穿整個閉關、乃至貫穿此生,我對很多偉大的上師都心懷尊重、受之鼓舞、也曾一瞥虔敬心之面貌,然而僅止於此仍不足矣。因為,即使是在我們對上師的虔敬心和清淨心已有相當程度的發展之後,也仍然會將上師(這一概念)置於某種框框架架之中。我們會說,現在我是某位上師的弟子,因此這位上師便有義務為我做這些,做那些,也有責任把所有這些教法、灌頂、修行法門等等都傳給我。我們有點像是對上師進行區別劃分、再貼上標籤,例如好了,我的上師應該為我做這些、那些,因為我是他/她的弟子。諸如此類。

 

 

 

而在我看來,真正的解脫,是你不再對自己的上師做任何劃分、貼任何標籤,而是臨在於當下地與自己的上師相處,聽聞教言,之後通過自身的禪修,一而再、再而三地精煉自己得到的所有這些教法。我認為這才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對於上師和弟子的關係,你必須讓其保持簡單。不要把它弄得太複雜。有時人們僅只是對虔敬心有所一瞥,便開始對其誇大,最終迷失其中。有些人就此閉守心扉,即使佛陀就近在身旁也視而不見。總之,不要誇大你的虔敬心。沒什麼好誇大的,除非你是想要與其他的法友競爭什麼。當然你也可以選擇如此,那樣你就不得不各種競爭、各種作秀、各種表現,如此等等。

 

 

 

然而真實的虔敬心並不需要任何場面上的表現。如若你對自己的上師生起了真實無偽的虔敬心,屆時你的心便獲得了真正的解脫。如果虔敬心來自于上師對你的要求,那便還算不上是真實的虔敬心。若你真正理解了虔敬心的含義,就會變成一個自由且自立的修行人。但是為了達到這樣的境界,我們必須持守戒律、投入實修、付諸努力,如此堅持不懈地對之耕耘,使之長養。

 

 

 

獻上我的愛和尊重

 

卡盧仁波切

 

2018922日於加拿大溫哥華

 

講授上師瑜伽(連載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