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14

卡盧仁波切 | 急不來,裝不來,複製不來

若要完全地理解虔敬心,需要有耐心!要有耐心。不要因為讀了幾本美妙的書,就要求自己立即生起虔敬心。不要匆忙。當然我們都尊重佛法、仰慕佛法,受之震撼,為之鼓舞。這種基本的品質當然是不可或缺的……而對你們來說,也必定可以具備這樣的品質,因為你們正是有此基礎,才會專程前來聽聞並學習佛法的。但是不要自認為你就此便能立即理解虔敬心的含義。若你真正理解虔敬心之真實含義,屆時你已然可以行於無我了。你不再被我執束縛。亦不再處於自我製造的幻相中。你會真實而深切地感受到上師的啟發和鼓舞,虔敬油然而生,並由此具足虔敬心。如此之虔敬心,在你的整個生命歷程中都不會對你造成絲毫的困擾。

 

如果仔細觀察,當今時代、乃至貫穿歷史不同傳承、傳統、上師與弟子之間,你會看到很多人都對虔敬心的含義存有不同類型或程度的誤解,並因此時常將自己困在其與上師的關係裡。其中甚至有些人因為對虔敬心之含義的錯誤理解,而在很長很長的時間裡都不肯再去見自己的上師。

 

如果我們回顧岡波巴大師的歷史,岡波巴大師(在見到米拉日巴尊者之前)已經相當有修為了,他修持止禪、研讀很多典籍、修持很多法門,他本身已經是個學者、哲學家、或是以人們給他的其他什麼稱謂稱之也好,總之他已經是位相當有證量的人了。而在他前去拜謁米拉日巴尊者的途中,因為路途實在遙遠,他曾在一個地方歇腳。當晚準備入睡的時候,他問嚮導:嚮導,請告訴我,米拉日巴尊者在距離此處的什麼方向? 嚮導給他指道:米拉日巴尊者在這個方向。 岡波巴大師聽到之後倍感鼓舞,並懷著無以動搖且純淨的虔敬心,朝著尊者的方向入睡。然後就在第二天早上醒來時,他便了悟了佛性的含義。

 

的確是有這種可能性的,前提是我們要漸次修行(以具備岡波巴大師那樣的基礎)。但是不要(不做修持便)假裝自己也能像(岡波巴大師那樣的)聖者們一樣,那樣會為自己招致很大的麻煩。假裝自己是個大瑜伽士,或假裝自己是個資深的修行人,這真是我們所能對自己捏造的極其糟糕的謊言。我們永遠都不該這麼做。我認為這是至關重要的。

 

此外,往昔縱然有許多偉大的成就者,我們卻不該試圖原樣照搬地複製模仿。正如我和其他一些修行人講過的,如果你試圖原樣照搬其他人的修持之道,那意味著你自己的精神之旅還尚未起步。如果你僅僅是因為看到其他人在修前行、在修這個或那個法門,然後就去複製模仿的話,你的修持之道終將一無所成。

 

獻上我的愛和尊重

卡盧仁波切

2018922日於加拿大溫哥華

講授上師瑜伽(連載四)